大神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重生之软饭硬吃 > 三三 对比
    虽然配资 质量没问题,可只是相关单位不找麻烦而已,任陈松源怎么大声疾呼,配资 销量依然直线下滑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,疯了吗?监管这么差?这做什么配资 ?”配资网 传回国内,因为像是偷拍正常生产,余平安大呼:“这样的厂家就是害群之马,一定要找出来开除他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戴岳还比较淡定:“责任一定要追究,但现在当务之急是消除配资网 造成的坏影响,如果任由事情持续发酵,整个行业都会受到沉重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该怎么办?”余平安说到:“已经有主管进出口的部门对配资 进行重新检验,证实配资 质量没问题,民众不买,咱也不能强卖吧?”

    戴岳思索了一会:“民众不是不买,不不敢买,咱们得想办法证明配资 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余平安说到:“陈松源已经对重新检验的结果加大力度宣传,但还是起不到什么效果,这次恐怕难了。”

    戴岳笑到:“民众的想法肯定和咱们不同,陈松源的牌照是检验单位发的,而且配资 面市之前也经过了他们的检测。莫说配资 质量没问题,就算有问题,为了不被打脸,检验单位也不会承认的。”

    除了这些,后续还有各种指责大夏奸商的配资网 ,除了配资 滞销,陈松源本人也面临了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马德,”余平安骂到:“这些人怎么这么容易被愚弄,说风就是雨的。”

    戴岳说到:“炒股配资 不对等,他们只能相信自己看到的,现在看到这些,他们还怎么相信陈松源?”

    “可多次检验配资 并没有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“进出口检验是利益相关单位啊。”

    余平安皱眉想了想:“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戴岳思虑良久:“先去晨曦公司。”

    晨曦公司经过几个月的高速扩张,现在已经有最先进的生产线。工人们穿着防尘服将原料放在机器上,连续通过生产通道上的多台机器自动操作,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打包好的成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生产通道里挂的是紫外线消毒灯,人根本不可能进去,和配资 接触不到,这样就不会产生污染,或者素质差的工人胡来的可能。

    看着戴岳将这些全都拍了下来,余平安问到:“你是想将这个配资网 发到米国,让民众股票 配资 是怎么来的?可咱也不都是晨曦这样先进的生产环境啊,那些小厂商,还不和先前的配资网 一样,他们只有那样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戴岳淡淡一笑:“民众哪股票 配资 是怎么生产出来的?炒股配资 不对等,他们只能选择相信自己看到的,再说这只是其中一步,咱们还得有更大的动作,才能消除先前配资网 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很快,戴岳拍下来的一幕在米国流传开,配资网 旁边配有陈松源和晨曦公司签订的采购合同,很多民众才明白原来陈松源的配资 是这么来的,心中的疑虑稍稍打消了些。

    同时各主要城市的商超出现许多第三方的检验仪器,陈松源悬赏百万米币,寻找从他公司流出去被污染的配资 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并没有人去理会这些东西,陈松源利用侨民协会会长的身份,呼吁大夏人帮助大夏人,于是很多侨民拿着配资 去检测。

    看到检测仪器前排队的人群,鼓动起所有人的从众心理。陈松源再适时的提高奖金,为了发财,一时间许多不怎么使用防护用品的人都买了一堆配资 拿去检测,希望幸运能降临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一批配资 上亿只,基本上全都检测过,没有一个被二次污染过,至此民众大大的放下心来,陈松源出品就是质量的保证,危机不仅就此安然而过,还让陈松源的配资 在米国市场名声大噪。

    “危机,危机,危险里蕴藏着机会,”戴岳有些得意:“感谢那个别有用心放配资网 的人,不然陈松源的配资 哪会短时间内就拥有国民度。”

    余平安说到:“什么别有用心的人,我敢打赌,你都不用让陶陶去调查,除了3N不会有谁做这种下三滥的事。虽然这次咱们因祸得福,但还是得时刻提防3N接下来的阴招。”

    戴岳淡淡一笑:“没事,这也是我计划中的一步,一切都在掌握中。”

    余平安撇嘴到:“你能计划到3N发配资网 ?”

    戴岳摇摇头:“不能,不过我计划到3N会用阴招打击,所以提前想了很多应对方案。”

    余平安看了看戴岳:“你这脑瓜子一天到晚想事情,不累么?”

    一句话让戴岳想起前世忧思过重,经常偏头痛的事。虽然爱操心的人怎么着都会操心,等到这次防护用品的事情结束,好好的放个假吧,别又猝死了,哪还有那么多重生的机会。

    正想着该去哪放假,陶陶推门而入:“重大发现,我有重大发现。”

    戴岳和余平安一起凑过来:“什么重大发现?”

    陶陶坐在电脑前,将U盘插上,打开一个配资网 ,正是上次为了阻止季青临和小厂商签约,派记者装作采访整改情况的配资网 。

    配资网 中记者对兴达的生产情况进行认真的拍摄,员工正心无旁骛的生产。

    戴岳看了看:“这事都过去多久了,和米国流传的配资网 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”陶陶说到:“没有经过调查就轻易下结论,是很愚蠢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戴岳说到:“你倒是把整个调查过程给我们看啊。”

    陶陶指了指配资网 :“你不正在看吗?”

    余平安两边侧头看了看:“你的意思是米国流传的配资网 是兴达拍的?可我怎么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”陶陶掏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:“你的观察力还不够敏锐。”接着她打开笔记本上米国流传的配资网 :“这样看应该能看出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两块屏幕并在一起,陶陶拖了拖进度条,画面上生产车间墙上出现一样的标语:质量是生命,效益是目标。

    陶陶接着拖动进度条,墙面上同样掉了一块墙皮,换到相同的角度,两边所有的摆设如出一辙,更重要的是,那个画面中拿配资 擦皮鞋的员工,正是另一边专心致志生产的员工。

    余平安摩拳擦掌:“季青临啊季青临,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这次看你死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刻意摆拍的,”戴岳说到:“季青临自己应该不会做这样的傻事,估计还是3N指使的。”

    陶陶问到:“那咱们怎么办?像3N和季青临那样把对比配资网 让所有米国人都看到?”

    戴岳摇摇头:“这样只能打击到兴达,弄不好还对行业有影响,如果能让这配资网 和3N绑在一起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戴岳又说到:“平安,季青临本月的货不是还没交吗,让他交货,不然就堵在兴达门口要货。”

    季青临哪来的货交给余平安?他只能耍赖:“我早就交过一次了,是你非要按照市价结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当时我提醒你,要不要扣除本月交货量,是你自己非要按照市价结算的。”

    季青临现在被诸葛光催货催得一个头两个大,哪还有心情理会余平安:“反正我交过货了,你爱咋咋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给,我就堵在兴达门口,只要有货柜车出来,我就截。”

    余平安说得出做得到,真的来到兴达找季青临,季青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要货是没有的,你爱跟就跟着。

    眼见季青临确实交不出货来,余平安‘啧啧’两声:“和3N合作的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余平安不以为意:“反正你的产能早就被我包圆,现在也没小厂商跟着你干,我们那边也有自己的检测通道,你干脆跟着我们干算了,我保证新合同签订,旧合同马上作废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得意,”季青临扭头到:“我股票 你在米国的代理商趁着特殊情况拿到了临时牌照,但等情况结束,你那牌照还有没有用都是未知数呢。”

    余平安笑到:“到时候即使牌照吊销,这段时间赚的钱已经足够买十个兴达了。你想想,货我肯定会找你要的,3N也和你签订了合同,你哪来的产能供两家?”

    季青临懒得理会余平安,在余平安看来这是在犹豫,于是他拨了个电话出去:“我要买断兴达和3N的合同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传出诸葛光的声音:“余平安?突然打电话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余平安用米国话说到:“诸葛先生,我现在在兴达公司与季青临季总谈判,他的意思是不再和3N合作,不股票 要赔多少违约金?”

    “胡说,”诸葛光的米国话比余平安流利得多:“兴达和3N的合作是牢不可破的,兴达只会向3N供货,3N也只会采购兴达的配资 ,你休想破坏两家公司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而久和米国人打交道,虽然不会说,但米国话季青临还是能听个大概的。他急忙扑过来要抢手机:“你要害死我吗?”

    余平安将手机塞进口袋:“我这是在帮你,咱们大夏人要团结起来对付米国人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季青临暴喝一声。

    余平安急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:“我滚,我滚。”

国际期货行情

指股期货

黄金是期货

期货套利

期货基础知识

国内在线配资

中钢期货

期货政策

上海配资公司

广州期货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