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神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我靠修仙打脸极品 > 第一百八十七章飘忽的行踪

第一百八十七章飘忽的行踪

    彭博说:“没听说魔族内乱啊,魔尊落渊还被封印在封魔山中,魔族一直由落少辞暂管,几个护法似乎也很认可落少辞,不可能内乱。”

    千尘想了想突然对墨灵君说:“可记得那死了的郭员外?可替他收尸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怀疑那个作乱的是郭员外?”墨灵君惊讶的说,“那日我走后一直忙于疗伤布置府上,倒是将他忘于脑后了。”

    千尘接着说道:“派人去瞧瞧吧,我记得他身上就有大量不知名的黑气。”

    墨灵君恍然大悟,道:“你说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,刚刚我与落少辞交手时,昌林确实有些姗姗来迟,还说被事情耽搁了,我看他那样子似乎是受了伤,难道真的是郭员外?”

    千尘道:“有可能,郭员外若是没死,第一个要找的必然是昌林。”

    彭博疑惑的问:“郭员外是谁?”

    墨灵君摆摆手说:“我慢慢再跟你说吧,现在当务之急是派人去证实一下,那骚扰魔族的究竟是不是郭员外,也好商量对策。”

    千尘突然自告奋勇的说:“我去查看吧,让你府中的人都好好休养吧,刚刚与魔族打斗,也定然有不少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那你可要多加小心。”墨灵君说完,大家就各自散去了。

    千尘对叶一凡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一凡指指自己疑惑的说:“我也要去吗?”实在不是她不愿与师父同行,而是怕再给千尘添麻烦。

    千尘股票 她在犹豫什么,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腕,笑道:“有为师在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说完便带着叶一凡一溜烟的飞走了。

    “哎,姐姐,等等我们啊!”被遗忘的绯漫焦急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算啦,你看不出师父是要和姐姐独处吗?”赤羽一副我都懂得表情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独处?带着我们怎么了?”绯漫委屈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白做魂兽了,吸了那么多的记忆,竟然还不明白爱情是什么东西。”赤羽佯装成熟的说。

    绯漫争辩道:“爱情?你说师父跟姐姐是爱情?这怎么可能,明明是师徒情好吧?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,幼稚!无知!”

    绯漫撅着嘴巴,不开心的说:“你才幼稚!你才无知!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咱们在这儿玩不是也一样吗。”赤羽抓住绯漫的手,柔声说。

    “谁要跟你玩!”绯漫还故作矜持着,实在是她不敢相信叶一凡和千尘之间会是那种关系,明明是师徒关系好吧?一定是赤羽想歪了!

    另一边的千尘已经带着叶一凡飞至郭府,来到曾经昌林所下的结界处,望着空荡荡的地面,叶一凡说:“会不会是郭府的下人处理了郭员外的尸体?”

    千尘道:“一问便知。”

    叶一凡便找到郭府的下人,询问道:“请问,郭员外呢?”叶一凡本想直接问郭员外的尸体,可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妥,郭员外的尸体她一个外人怎么能股票 ,这不让人怀疑她是凶手吗。

    下人先是打量了下叶一凡,看出叶一凡是郭员外请来的仙人后,立马恭敬的说:“是仙人啊,仙人有礼。您还不股票 呢吧,我们老爷出门了,已经走了好几日了。”

    出门了?叶一凡疑惑的问道:“我怎么没听说呢?”

    下人回道:“可能是秘密出行吧,我们一开始也不股票 ,还以为老爷是出了事,险些报官呢!后来,管家说收到了老爷的来信,说是出了远门,得等些日子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告知!”

    “您不用客气,那没什么事,小的就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叶一凡点点头,却不解的看向千尘,待下人走远后,才开口道:“郭员外怎么可能来信呢?难道管家在说谎吗?”

    千尘拧着眉说:“去找管家问问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番周折找到了管家,叶一凡开门见山道:“管家,我有些配资公司 郭员外的事想问问您。”

    管家将叶一凡和千尘引至屋内,待他二人坐好后才说:“仙人,真是对不住,老爷出行我也是今日才股票 的,这两日忙于找老爷的事儿,竟将您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你说你收到了郭员外的信是吗?”

    管家点头道:“不错,今天一早,我就准备到衙门去问问有没有老爷的消息,一出门就在门缝里看到了一封信,确实是我家老爷的字迹!”

    “能拿来让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,信上也没说别的,就告诉我他出门办点事,几日后就回来,因为走的匆忙,所以没来的及知会我。”管家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信封,交到叶一凡手里。

    叶一凡接过信,仔细一看,信上内容确实与管家说的一样。看完叶一凡将信递给千尘,又问管家:“那您是如何发现郭员外不见的呢?”

    管家回道:“说来也怪,几日前老爷突然就凭空消失了,我们屋里屋外的都找遍了,连个人影都没有!可老爷的衣物,平时出行带的物品也都还在,由此我们判断老爷一定没出远门!”

    “那官府没来搜查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来了,包括您居住的那里都搜了呢,还有一个伺候您的百宣丫头也不见了,那时候您也不在,我们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,直到今早收到老爷的信,我这心才踏实下来。”

    叶一凡笑笑说:“我一向来无影去无踪,您不用惦记我。还有那百宣姑娘,我想应该是陪郭员外一同出门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见也问不出什么别的了,叶一凡便从千尘手里拿过信,还给管家,起身告辞:“多谢您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仙人不必客气,既然百宣姑娘不在,那我再派别的丫头伺候您。”

    叶一凡拒绝道:“不用了,我已经有住处了,如果郭员外回来,还麻烦您能派人告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您住在哪里呢?我如何派人告知您?”

    叶一凡脑袋一转,说:“告诉欢乐坊的姑娘们就可,对了,不要让郭员外股票 我打听他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管家虽心存疑惑,却还是答应了:“您放心,不该说的,小人不会多嘴。”

    “您止步吧,告辞!”叶一凡和千尘在管家的眼皮底下飞离郭府。

国际期货行情

指股期货

黄金是期货

期货套利

期货基础知识

国内在线配资

中钢期货

期货政策

上海配资公司

广州期货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