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神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山河锦绣冯锦传 > 第七十五章
    “皇上,能不能告诉奴婢,您为什么哭啊?”李茉儿凑近了,歪着脑袋去瞧拓跋弘。

    拓跋弘见面前的女子陌生,但说话温温软软,一点儿也不吓人。虽渐渐止住了泪,也不说话,只是好奇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李奕瞧他不哭了,便往后退了退,直起身子来:“皇上,这是奴才的姐姐,也是宫里浣衣局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奕,王爷在外头问皇上怎么样了,皇上没事儿的话你快走。说是赶巧了府里今儿给下人们发月钱,对账的人手不够,还有活儿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马场的小太监急匆匆地来传话,李奕却为难得很:“哲海公公还没来,我走了皇上就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在这儿呢。好歹也比你会照看。一会儿公公来了,我把皇上交给他便是。”李茉儿听见两人对话,自告奋勇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发月钱对账本也不该是李奕的活儿,但拓跋子推十分欣赏他,是有意叫他磨炼几年替自己管家的。

    李奕这些日子也有所察觉,心知肚明。不想拂了拓跋子推的意,可拓跋弘这边也叫他放不下:“姐姐你又不认得哲海公公,交给你,这能行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得,皇上也不认得吗,这满场子的太监都不认得了?再说这是皇上自个儿的家,哪有那么些说法儿。你放心好了,我保准照看好。”李茉儿笑着推他,又伏在他耳边轻声道,“你啊,赶紧伺候好王爷,前途无量呢。”

    李奕虽向来不喜欢姐姐这势利的心思,但转念一想她也是好心。再瞧她那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,也罢,女儿家应该是比他心细的。于是便点了头,往外头走。

    马场里的人各忙各的,场子中央就剩下了拓跋弘和李茉儿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那兔子可怜,朕舍不得射死,就被皇叔训斥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弘冷不丁地开口,叫李茉儿一个愣怔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他是在回答自己刚进来时问的话,她不由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又顺着小手指的方向瞧去,果然看见有一只小兔躲在草丛里,胖嘟嘟、圆乎乎、毛茸茸的,小眼睛亮得像玻璃球一样,正望着两人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李茉儿灵光一闪,把食指放在唇边对拓跋弘作了个噤声的手势,小心翼翼地从那兔子的侧后方挪过去,一把将它抓住,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那兔子起初还受惊挣扎了几下,李茉儿忙用另一只手安抚,它便也渐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不愿意射死,那就拿回去养起来吧,也好跟您做个伴儿。”她将那已经乖顺的兔子抱到拓跋弘跟前,轻轻放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拓跋弘眼睛一亮,小心地护着兔子,一心只盯着看,只觉像棉花似的雪白可爱。半晌才想起来,甜甜地冲李茉儿一笑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李茉儿瞧着他道:“皇上往后再遇上这事儿可不能哭了,奴婢这里好玩儿的小玩意儿可多了,您若有什么不开心的,去浣衣局后头的假山上丢个纸条。奴婢瞧见了就去等您,保准能逗您高兴,不过这可是咱们的秘密,不能说给别人听。”

    拓跋弘还没来得及回答,哲海就前来接人了,一边喊“皇上”,一边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他抱紧了怀里的兔子,飞快地朝她点点头,就往哲海过来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李茉儿看着小男孩满心欢喜的背影,更是难掩喜色。

    七八岁的孩子懂什么,正是心善又爱玩儿的时候。拓跋子推和冯锦也未免过于着急,教的些什么治国理政、打猎杀戮。

    拓跋弘渐渐长大也有自己的想法了,不愿跟着他们的安排走,那岂不是正好留了机会来让她扮演这个善解人意的知心姐姐,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看来离回到慕容家当正房的日子不远了,李茉儿心满意足地离开马场,暗暗给自己的功劳簿上又记了一笔。

    四月底的天已有些微热的迹象,冯锦照旧站在门口等拓跋弘回来。

    卿砚慢慢地替她摇着团扇,忽然远远望见了拓跋弘,再一细看却皱起了眉:“娘娘,您瞧皇上手里抱的是什么,怎么好像还活动着呢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,这孩子哪儿弄来的活物啊。”冯锦一边说,一边从大门里头跨出来迎上去。

    不等她开口问,拓跋弘倒眉眼弯弯,献宝似的主动把兔子捧到冯锦眼前,却没提李茉儿:“娘,这是马场的兔子,它一个人太可怜,弘儿就把它带回来了。这样以后弘儿去读书,娘和卿砚姑姑在房里就不寂寞了。”

    冯锦先是感叹他越来越会说话,小嘴儿抹了蜜似的甜,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等会儿,这该不会又是你皇叔给你放的猎物吧?”

    拓跋弘见母亲戳穿自己,忙收拢手臂抱住兔子,小心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哲海见冯锦看向自己,便一五一十道:“回太后娘娘,奴才在太华殿整理书籍时听到李奕叫人来传话,说王爷今儿提早走了,这才让奴才赶紧去接皇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。”冯锦听了个大概,已股票 拓跋子推是被他气走的了。

    自从拓跋弘开始学射箭,就三天两头有人来告诉她,摄政王软硬兼施,皇上就是哭着不肯杀猎物。

    拓跋子推算是脾气好的,今天怕是实在忍不下去,才甩手离开了。

    冯锦无奈地拉着拓跋弘进门,叫他站在地下,好声好气地同他讲道理。

    “弘儿,娘股票 你不忍心杀那些小动物。可既然学骑射,这就是必然要做的事,你想想,在野外的时候,你不杀它们,它们可就反过来咬你了。这小兔子你若喜欢,就叫卿砚姑姑帮你养着,但下回若再不肯好好学,还把皇叔气走,那娘也不管你了。”

    拓跋弘到底是孩子心性,一听说冯锦同意他把兔子养起来,连蹦带跳地说着“谢谢娘”,又忙叫了哲海去找兔笼子。

    卿砚却满面担忧:“人都说七岁看老,皇上这性情若再不改,奴婢说句大不敬的话,恐怕不是做帝王的料。”

    冯锦叹了口气:“他父皇去得早,亲娘又叫我送出了宫,从小就比别的孩子懂事许多,我总觉得欠他。可把他养成了这般心慈,真不知是不是害了他,弘儿这性子是该好好扳一扳了。”

国际期货行情

指股期货

黄金是期货

期货套利

期货基础知识

国内在线配资

中钢期货

期货政策

上海配资公司

广州期货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