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神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重生之皇后攻略 > 第二百三十二章

第二百三十二章

    顾暄妍一整夜都没怎么睡好,外头的动静大,扰得她俩都不得安眠,第二日寅时三刻,那边有人来通报,说是生了个男孩,李辞星嗯了一声,“回去通传一声,阖府上下赏银二两,接生嬷嬷赏银十五两,太医那边给三十两。”莺时过去传话,外头的人应了一声便紧赶着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!”李辞星和顾暄妍刚准备歇下,就听得有人拍门,云溪听出来是章姑姑的声音,连忙过去开门把人迎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云溪帮着抖落身上的雪,章姑姑喘着气说。

    “夫人起了高热,奴婢不知该怎么办,便来请姑娘做主。”

    顾暄妍一听大夫人起了热,连忙起身穿衣服,李辞星也赶紧从床上下来,“怎么会起热了?可是那会儿吹了风不舒服?”

    丫鬟们帮着顾暄妍和李辞星穿衣服,顾暄妍有些着急,李辞星冷静的吩咐道,“按理说这会儿太医们还是要在府里住下的,姑姑你去告知父亲一声,把太医请过来给母亲看看。”章姑姑匆忙就出去了,云溪想给她拿把伞都没来得及。

    顾暄妍李辞星穿好衣服披着大氅就往长青院赶了,林姑姑和几个丫鬟在里头伺候,“母亲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这会儿烧得正厉害呢……”林姑姑着急得很,顾暄妍伸手试了试。

    “去拿酒来。”

    林姑姑啊了一声,顾暄妍又重复了一声,林姑姑连忙吩咐人去拿,“把帕子拿出去在雪地里浸湿了拿进来放在母亲额头上。一会儿酒拿来了你拿酒湿了帕子给母亲擦身上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这些事情顾暄妍又让人去外头看章姑姑怎么还没回来,不一会儿章姑姑就回来了,“姑娘,那边不肯放人!”

    顾暄妍深吸一口气,从前那个顾暄妍软弱无能,只能看着自己母亲病重,难不成如今的自己也要这样,顾暄妍要冲出去找侧夫人讨个说法,被李辞星一把拉住了,“你这个时候去闹无济于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韩大夫也不在,这都什么时辰了!上哪儿去找大夫!”顾暄妍冲李辞星低吼,李辞星安抚的拍拍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的,一会儿就到父亲他们上朝的时辰的了,我让人去我家把家里的府医找来。”

    顾暄妍转头看了大夫人一眼,眼泪就掉了下来,李辞星把顾暄妍搂着,顾暄妍抹了抹眼泪,“我没事的嫂嫂,方才太着急了,对不起。”李辞星摇摇头示意没事。

    顾暄妍又看了看章姑姑,“云溪,陪着章姑姑去换一身衣裳,别回头冻病了。”云溪连忙应了,扶着章姑姑就下去了,章姑姑那一身衣裳都湿了,想来方才是遭了刁难的。

    几个丫鬟在那边忙着给大夫人擦身体,李辞星和顾暄妍在榻上坐下,顾暄妍垂着头不股票 在想什么,李辞星叹了口气,“你别太担心,肯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顾暄妍点点头,不一会儿章姑姑就进来了,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,顾暄妍让人给章姑姑搬了张凳子,章姑姑谢过顾暄妍,诚惶诚恐的坐下回话了。

    “方才奴婢听姑娘的吩咐,去找大爷回禀,结果刚没说几句,里头就哎呦起来,几个太医还没走,又连忙过去给侧夫人诊脉,大爷就有些迟疑,不一会儿红玉就出来说侧夫人不舒坦,这会儿恐怕是离不得太医……奴婢便只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腿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奴婢回来时不小心摔的。”

    顾暄妍叹了口气,“姑姑这几日就不当差了,天亮了请个大夫过来看看。万一伤到骨头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没事的,夫人这样,奴婢实在是放心不下。”章姑姑说着就要跪下,顾暄妍给云溪使了个眼色,云溪连忙把人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娘你还不股票 姑娘吗,姑娘一向最是体恤我们的,您还是好好儿的歇着吧,若是实在不放心,我留下来伺候夫人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姑姑在这边坐着,看着她们做事就成。”李辞星开口说道,章姑姑这才应下。

    李辞星估摸着着到点了,便拿着手炉坐着马车去宣平侯府了,顾暄妍歪在榻上小憩,幸亏为着给大夫人擦身,这屋子里又加了几个炭盆。

    章姑姑瞧着顾暄妍在榻上歪着休息,悄声吩咐云舒云溪去拿了两床被子出来,一床垫着一床盖着,顾暄妍暖和和的在榻上睡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李辞星紧赶着就从宣平侯府回来了,跟着回来的还有李辞星的奶嬷嬷,宣平侯府的府医是一位和善的老人家,顾暄妍歉意的笑了笑,拥着被子没下榻,“方才不小心睡着了,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那大夫笑眯眯的说没事,就跟着林姑姑进去给大夫人诊脉了,不一会儿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方才拿酒擦了身体,应当是可以退烧的,夫人先前受了风寒,已经吃了些药,我再给开一服药退热,等夫人醒了还得再问问,再开第二服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您了。”顾暄妍点头,又转头跟李辞星说,“嫂嫂,让莺时带着大夫去韩大夫的那边吧,那边都有现成的药材。”李辞星点点头,莺时便带着人去了韩大夫的小院子。

    顾暄妍瞧着人走了,便让人把被子撤了,脸色有些薄红,“真是的……”李辞星伸手摸了摸她的头,“不碍事的。李大夫很和蔼的。”

    顾暄妍吩咐人去小厨房备着,一会儿大夫人醒了就让她吃些东西,“哦对了,云舒,你去跟素尘她们说一声,最近几日不要带着小九他们出去,外头风雪大,染了风寒就不好了,这几日也不要来正屋这边。”

    云舒福了福身子便去了,李辞星握着顾暄妍的手,拉着她在榻上坐下,“你歇一会儿,还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外头就有人来说,二少夫人来了,李辞星站起来,莺语扶着人出去,孙雨瑞站在廊下,两人互相见礼,“我今儿一早听说母亲病了,我就赶着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儿吹了风,一不小心起了热,现下已经好多了。”李辞星挽着孙雨瑞往暖阁去,“就不带你进去了,先去暖隔里坐坐,一会儿一块儿用早饭,妍姐儿等会儿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还等着我呢,要不我先回去,回头再来吧。”孙雨瑞小声的说着,莺语已经推开了暖阁的门。

    “不打紧,莺语,你去跟三少爷说一声,我留雨瑞在这儿用早饭,让他不必等了。”

    莺语应了一声就去了,李辞星挽着孙雨瑞在暖阁坐下,“一会儿妍姐儿来了,你帮着多劝着些,她昨儿一晚上没睡,这会儿忙着母亲这边的事情,估计也是累得够呛。”

    孙雨瑞乖巧的点头,不一会儿顾暄妍就过来了,瞧见了孙雨瑞,笑着互相见了礼。

    用完饭顾暄妍就去了正屋,孙雨瑞也没找着机会劝顾暄妍,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顾暄妍又去忙活了,李辞星拉着人也去了正屋,大夫人正在用饭,顾暄妍正皱着眉劝大夫人再用些,大夫人刚醒烧还没退,不是很有胃口,吃了一些便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“女儿中午让人给您做一道鸡汁百叶包吧,您得多吃一些,这病才好的快一些,小厨房里还炖着燕窝,一会儿喝了药您再把燕窝吃了,好不好?”顾暄妍哄着大夫人,大夫人笑着点头,顾暄妍这才笑了,方才拉着脸那样子实在是有些唬人,大夫人捏捏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又折腾了吧。”

    顾暄妍笑笑,“您病着,我要是不折腾,怎么成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呢母亲,这次妍姐儿乖的很呢。”李辞星在一旁帮顾暄妍说话,正说着话外头莺时就来了,说是大夫过来了,李辞星过去迎人。

    大夫又给大夫人诊了脉,问了大夫人的症状,又开了药,李辞星让人包了诊金,大夫推辞半天,李辞星的奶嬷嬷让他收下了,大夫这才收下。

    大夫人喝了药,到了晚间烧终于退下去了,顾暄妍一直守在长青院的正屋哪儿也没去,李辞星实在无法,只好陪着。

    顾大爷下了值这才想起来今早长青院要请太医的事情,匆忙赶着就来长青院了,谁知长青院大门紧闭,阿衡去敲门,门房上的婆子只开了了门上的小窗,阿衡说大爷过来看夫人,那婆子说四小姐说了,这长青院如今谁来都不开门,夫人病着,她还要照顾幼弟,实在是没那个心力待客。

    顾大爷走上前说让她开门,那婆子不敢开门,只说要去请示四小姐就把小窗关上了。

    顾暄妍听了门房上的回话笑了一下,放下手里的茶盏站起来,“我就去。”门房上的婆子应了一声就去回话。云溪拿了大氅给顾暄妍披上,云舒递了手炉过来,扶着顾暄妍就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顾暄妍让门房上的人把门打开,顾暄妍出去站在顾大爷面前,福了福身子,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大爷背着手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,“你母亲如何了?”

    顾暄妍垂着眼睛,“母亲已经没什么大碍了,刚刚退了热,现下已经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几日不是好些了吗?怎么又起热了?”

    “大夫说是吹了风又受了凉,本身风寒也没好,便严重了些。”

    顾大爷这才想起来昨日大夫人怕老夫人也染上风寒,在雪地里站着等的事儿,顿时有些不安的搓搓手指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已无大碍,父亲还是不要进去了,若是因此感染风寒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暄妍这话实在是让人挑不出刺儿,顾大爷也只好作罢,顾暄妍面无表情的看着顾大爷走远,转身进去了。

    今儿午间的时候玉兰姨娘便过来了,一直在大夫人床前伺候着,顾暄妍让她回去,现下大夫人病着,侧夫人刚生产,只有她能伺候顾大爷,谁料玉兰姨娘却不愿意了,只说要在这儿伺候,顾暄妍冷眼看着,到了晚间就让她回去了,说这边伺候的人够多了,玉兰姨娘倒也乖觉,什么话也没说,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码得慢了些,明天两更。

国际期货行情

指股期货

黄金是期货

期货套利

期货基础知识

国内在线配资

中钢期货

期货政策

上海配资公司

广州期货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