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神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血蓑衣 > 第八百五十四章:讬孤寄命

第八百五十四章:讬孤寄命

    由于赵元的墓地位于皇室陵园内,有军士昼夜守卫,故而外人想混进去并非易事。对柳寻衣这般高手自是轻而易举,但对重伤不愈,全身瘫痪的仇寒而言,想神不知、鬼不觉地进入墓园却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幸得文天祥慷慨仁义,愿用皇上亲赐的令牌带他们进入墓园,让柳寻衣三人向赵元做最后的道别。

    或是苍天有情,或是不测风云,原本月明星稀的朗朗夜空,竟在他们踏入墓园后变的彤云密布,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转眼间,黑云压城释放出滚滚天雷,狂风肆虐扫荡起漫漫尘埃。

    当马车晃晃悠悠地穿过崎岖小路,来到赵元墓前,天空已飘下豆大的雨点,“噼噼啪啪”地砸落在地上,伴随着此起彼伏的疾风呼啸,宛若冤魂索命,万鬼哭嚎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一道惊天炸雷撕碎虚空,明晃晃的闪电破云而出,肆无忌惮地施展着摄人心魄的恐怖雷鸣。井然有序的雨滴渐渐疯狂恣虐,眨眼变成密如撒豆的滂沱大雨,恨不能将天地间的一切冲刷湮没,在泥泞不堪的土地上汇聚成一条条蜿蜒如蛇,交织如网的溪流。

    “侯爷!”

    当愁肠百结的柳寻衣和丁丑将仇寒推到赵元的墓碑前,早已万念俱灰,漠视一切的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恸,于狂风暴雨中泪如雨下,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尤其是仇寒那副身残志毁,伤心欲绝的凄楚模样,更令闻者伤心,见者流泪。

    “侯爷,小丁子看您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丁丑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泥泞中,与身旁的仇寒一起呼天抢地,嚎啕不止。

    “侯爷,我们不能替你报仇……是我们无能,我们对不起你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仇寒的哭喊,心事重重的柳寻衣不禁一愣,他股票 仇寒和丁丑对赵元的死一直心存怀疑,却万没料到仇寒竟敢在赵元墓前表现的如此信誓旦旦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本欲开口追问缘由,却见仇寒、丁丑哭的如丧考妣,一时不忍上前打扰,只能默默地站在他们身后泫然流涕,浑身湿透的他早已分不清脸上哪些是雨水,哪些是泪水。

    毕竟,赵元的丧事由柳寻衣一手操办,他对赵元的悼念与不舍早已宣泄的淋漓尽致,今日再来赵元墓前,反应自然比仇寒、丁丑平静许多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?文天祥撑伞来到柳寻衣身旁,先朝赵元的墓碑深鞠三躬,而后抬眼望天,别有深意地说道: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天机阁易主,天机侯躺在棺中,而你们这些忠臣……亦将亡命天涯,各奔东西。”

    虽然文天祥言辞平淡,但语气中却尽显对世事无常的无奈与唏嘘。

    “柳大人,你对自己的处境心如明镜,临安城外未必比临安城内安全。说不定……更加凶险。”文天祥将深邃的目光转向沉思不语的柳寻衣,幽幽说道,“如我所料不错,你之所以急着出城,并不是为保全自己,而是为保全他们。你想在自己尚有能力的时候,尽可能地送他们远离是非之地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被文天祥一语道破自己的心思,柳寻衣不禁面露尴尬,而后向文天祥投去一道钦佩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很清楚,离开临安后你必须与他们分道扬镳,否则必然连累他们。”文天祥目不转睛地盯着凄凄惶惶的柳寻衣,好奇道,“柳大人,你接下来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并非我故意隐瞒,只是……有些事不股票 比股票 更好。”柳寻衣自嘲道,“更何况,连我也不股票 自己接下来究竟该何去何从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文公子英姿迈往,才气过人,假以时日必能成就一番功名大业。在下斗胆,有一个不情之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希望我替你照顾他们?”文天祥聪明绝顶,瞬间洞悉柳寻衣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!不是他们,我只希望文公子将丁丑收在身边,让他为你翻书研墨,做一名伴读书童,如此足矣。”柳寻衣担心文天祥误会,故而连忙解释,“至于仇大哥……他身负重伤,难以自理,在下岂敢给文公子添麻烦?我会带他四处求医,争取搏回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丁丑年纪虽小但阅历颇丰,又有几分聪明,倘若他肯用心读书,未尝不是一个可造之材。”文天祥望着仇寒、丁丑的背影,不急不缓地说道,“既然柳大人开口,文某自当却之不恭。我会亲自教他读书,希望他日后成为国家栋梁,也不枉你一片良苦用心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柳寻衣大喜过望,感激涕零,“丁丑若能得到文公子的教诲,真是十辈子修来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!丁丑能有柳大人这般侠肝义胆的仁兄处处替他着想,那才是他最大的福气。”文天祥话锋一转,又道,“至于仇寒……你带着他四处求医,只怕对你二人皆无半点好处。你会连累他被官府通缉,被江湖豪强追杀,而他……无疑是你亡命天涯的拖累。”

    “文公子的意思是……”柳寻衣似懂非懂地望着义正言辞的文天祥,心中隐约升起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柳大人信得过文某,便将仇寒一并交由我照顾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文天祥此言,令柳寻衣瞠目结舌,手足无措,眼神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怎么?难道柳大人不放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柳寻衣神情一禀,感恩戴德地拱手道谢,“文公子古道热肠,与人为善,我柳寻衣……已不知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。姑且……受我一拜!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!柳大人,我不是帮你,而是帮大宋天下。”文天祥赶忙托住欲叩拜行礼的柳寻衣,大义凛然道,“倘若善无善报,恶无恶报,试问天理何在?道义何存?”

    “文公子的恩情我定牢记于心,他日若有报答的机会,我柳寻衣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言罢,柳寻衣将狂喜的目光投向雨中痛哭的仇寒、丁丑,刚欲招呼他们,却见一道黑影如鬼魅般自夜空一闪而过,于电闪雷鸣之间冲破风屏雨幕,飞落在一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由于暴雨如注,以至柳寻衣辨不清来人的相貌,为免来者不善,他在电光火石间抽出宝剑,并将猝不及防的文天祥死死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柳大哥,我围着临安城找了一圈,你果然在这里!”

    那人全身湿透,如落汤鸡般跌跌撞撞地跑到近前,撩开挡在面前的头发,露出一张布满焦急与忧虑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海棠?”柳寻衣一怔,满眼错愕地望着狼狈不堪的黎海棠,狐疑道,“你不是打算在临安多留几日?为何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柳大哥,有一事……出现的十分紧急,我本不想告诉你,但我势单力薄,回天无力,又怕柳大哥日后怪罪,因此才……”

    在柳寻衣充满好奇的目光下,黎海棠含糊其辞,吞吞吐吐,半晌也没能说出正文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见黎海棠支支吾吾,柳寻衣的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,从而眉头一皱,追问道,“可否与我有关?”

    “有……”黎海棠刚一开口,又拨浪鼓似的连忙摇头,“不不不!此事与柳大哥无关,你千万不要多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多想什么?”黎海棠的反应越古怪,柳寻衣的心情越忐忑,“快说!究竟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!”文天祥插话道,“这位兄台,你既然已冒雨追出城来,又围着临安城找了一圈,足以说明你内心的真实想法。眼下柳大人就站在你面前,你又何必瞻前顾后,推托不言?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文公子,也是帮我们出城的大恩人。”见黎海棠面露提防,柳寻衣连忙引荐。

    “见过文公子。”黎海棠心不在焉地朝文天祥稍稍拱手,转而将纠结的目光投向柳寻衣,踌躇道,“柳大哥,我可以把事情告诉你,但你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!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柳寻衣一脸茫然,“你且说来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你听到什么,绝不能再回临安赴险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柳寻衣终于从黎海棠的只言片语中听出一丝端倪,凝声问道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这件事也许会令我重返临安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……”黎海棠怯生生地答道,“你必须先答应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台不必担心。”文天祥安抚道,“柳大人好不容易逃离险境,又岂会自投罗网?对柳大人而言,眼下还有什么事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?”

    望着胸有成竹的文天祥,黎海棠惨然一笑,呢喃道:“也许真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海棠!”急不可耐的柳寻衣突然面色一沉,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,“休要东拉西扯,故弄玄虚,临安究竟出了什么事?快快如实说来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见柳寻衣严词厉色,黎海棠难免心生慌乱。迟疑再三,方才艰难地下定决心,眼中闪过一抹苦涩之意。

    “柳大哥,潘家……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国际期货行情

指股期货

黄金是期货

期货套利

期货基础知识

国内在线配资

中钢期货

期货政策

上海配资公司

广州期货公司